今天是2020年1月14日,距离我出生的1990年1月14日,已经过去了整整30年。

俗话说“三十而立”。到了而立之年,我并没有像很多人想象的事业有成、儿女绕膝,而是仍然孤身一人,为了活着而流浪四方、苦苦挣扎。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做到了“游必有方”,而“游”的艰难与困苦,他们只知道一部分,太多太多由我独自承受。

面对身边同龄以及年龄上下相差5岁以内的人当中,离婚率已经超过80%的现状,我这种独自生活的未婚人士似乎有一种让他们羡慕的、实际上很变态的“优越感”,我的生活相对他们来说还有改变的空间且相对少了很多牵绊。在这而立之年,我明白了太多的道理、了解了太多的真相,而这些可能是太多同龄人以及年长几岁的人都不懂得、不了解的。我的人生,因我的这些认知,而明确了一部分方向,也明确了今后人生中的许多生活态度。

30年中,磕磕绊绊,风风雨雨,尽管我并没有流浪街头,但我经历的苦难,带给我内心的挣扎、彷徨、痛楚,却太多太多。当太多的事情积压,尤其是从婴儿期开始一直持续不断地接受来自家庭的各种折磨,就好像一根被过度拉伸的弹簧,已经无法再恢复原状。抑郁症折磨了我两年,我靠着自己的信仰才活了下来。我认真回忆过去,靠自己的努力去面对过去,反思自己经历的一切,反思周遭的一切,再看到祖师大德的著述,我终于找出问题的根源,以及它的发展过程,并选择用文字去记录这一切。

我尽力去化解内心的伤痛,尽力去调节这一切带给我的性格上的严重问题。当我用尽全力、付出巨大代价,终于从抑郁症的深渊中走出来后,我的性格也变得平和、沉默寡言。过去扭曲的性格伤害了太多人,更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当我认识到这些根源、对这一切加深了了解,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有多傻、多疯狂。从前做过的很多事情,没用任何意义,只能加重我的业力,加重我的我执。

尽管我的人生刚刚走到30岁,但我越发感觉到了人身体的脆弱。小时候体弱多病,到23岁时又查出因喝酒导致的重度肝病,后来又查出了很多疾病,又因遗传因素长了一口烂牙。尽管这些暂时不影响基本生活,然而,2017年4月7日我却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一次,差点就与世长辞了。年龄越大,便经历过越来越多的生老病死,疾病和死亡不会放过任何人,无论他的功名有多大,无论他的财富有多少,甚至无论他的年龄是大是小、是老是幼。回顾很多重病或死去之人的一生,会发现他们的遭遇与他们一生的作为,有着太多必然的联系。人的身体是非常脆弱的,脆弱到一瞬间就会失去这人间的一切。我的身体教会了我如何珍惜生命,我的濒死经历,与身边太多的生老病死,教会了我如何敬畏生命。

30年的岁月,恍如一梦。往日取得的那些小小的成就,如此虚幻,如同隔世。这个世界教会了我努力,但更重要的是,教会了我接受——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接受世界的不完美,接受自己在太多方面的无能为力,接受自己的命运。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人命在呼吸间。”

有生就有死,生命短暂,世事无常,轮回路险。了生脱死为人生第一大事,不能让自己再进入下一个轮回。

我要尝试尽可能更多的放下我执,慢慢地努力去做到不争、不怒、不怨,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