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又一年。在迎来2020年之际,请允许我从我的身上过去一年中发生的大事来回首过去的2019。

2019年的前三个月,我依然在老家照顾生病的母亲。一日两餐或三餐,砍柴烧火。眼看着天气一天天转暖,再一次考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同时,由于尚未走出抑郁症的困扰,我也希望能从外面的世界中寻找一些弥补心灵创伤的温暖。4月初,在帮母亲又买了一次药之后,我沿着2013年4月的轨迹,收拾行李起身奔赴云南,准备利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复习,第二次参加母校的博士研究生招生考试。

回到云南后发现,母校的老图书馆封闭装修,新图书馆一如既往的需要刷卡进入。在旅馆学习受到困扰的我,无意间遇到了读研期间的一导师所在实验室的实验员老师。于是,在我到达云南几天以后,从这位老师手中借来了尚未作废的老饭卡,既可以进入新图书馆,又可以在食堂充值、打饭。

那段时间让我非常难忘,日子过得非常充实。临近考博之前的几天,在我主动帮助一位学妹之后,认识了这位跨专业报考心理学硕士却没考上的高材生。和她就心理学上的一些问题进行交流之后,我打开了一部分心结,也更加清楚地认识了这世间人性的善与恶。

今年考博,一导师同样不帮我引荐,二导师就更别提了。我报考的博士生导师对学生超级好,众人皆知。有过读研期间的悲惨经历的我,对选择导师的方向有了根本性的变化——人品第一,学术第二。学术水平和人品真的不呈正相关,甚至没什么关系。

就在笔试结束、面试的那天(笔试和面试同步进行,避免考生多次往返),我才知道,报考这位导师的有6个人,其中2人未参加笔试。参加笔试的4个人中,有一位是第三次考博,有一位是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并且是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在编员工。

考试结束后,我在昆明逛了逛,起身去了南宁,由朋友招待玩了三天。在南宁,严重潮湿的天气让我猝不及防。我还记得第一天到南宁的时候,看着老友粉摆在面前,捂着胸口大喘气吃不下饭。三天以后,我起身去了安徽省宣城市的弘愿寺。

在弘愿寺的这三天,我参加早晚课和念佛活动,努力地让心尽可能静下来。我在寺院山门外看风景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家在河北的师兄。他和我同病相怜,曾患有抑郁症七八年,后在弘愿寺当义工三个多月。这期间他有着强烈的出家念头,而此时他已经成家,有两个女儿。可以想象,他的妻子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辛苦。他在弘愿寺的三个月,有一位老人一直在劝他不要出家,天天劝,最终他没有进行出家登记,这三个月他的抑郁症有一定程度的缓解。后来,他托关系进入城管局成为了一名城管。由于城管队伍的文化水平普遍极低、素质也很低,因此少不了同事之间的矛盾,并且城管的工作非常得罪人,他因与同事吵架,心情不好,而请长假来到弘愿寺散心,然后我们认识了。

在弘愿寺期间,我查到了考博的成绩。由于学校的网络原因,我求助别人在学校内网帮我查的。这次的成绩,与上一次一样,同样比我预想的低很多。在我问到那位第三次考博的学长的成绩之后,我断定,我又考不上了。我哭了一场又一场,始终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在弘愿寺住了三天,达到非义工群体所能居住的最长时限,我离开弘愿寺,回到昆明找工作。

当我下山离开弘愿寺后,我的精神状态大变。我可以断定,我终于从抑郁症中走了出来。这三天在寺院的修行对我产生了很多正面的影响。感谢佛法、感谢佛陀。阿弥陀佛!

我于2019年5月29日回到昆明,再一次住进之前包月住宿的旅店。紧接着的一天,早上睡醒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我参加一场考试,交卷的时候,监考老师让我拿他脚下纸箱中装着的几包东西中的一包。我于是哈哈大笑,考场中尚未交卷的人听监考老师说话也跟着哈哈大笑。走出考场后,笑的肚子岔气的我遇到考场外的几个人。他们有那位第三次考博的学长,还有我的一位今年同样参加考博的硕士期间的同学,都问我咋回事。然后我笑醒了。梦到笑,会有哭事发生,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晚,我查到了录取结果。那位第三次考博的学长,以及中国农大毕业的那位高材生,都考上了我报考的那位导师的博士研究生。我的那位同学也考上了其他一位导师的博士。我再一次名落孙山。

从5月30日开始,我便在前程无忧、智联招聘投递简历。找工作,找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我在前程无忧投递了138份简历,在智联招聘投递了15份简历,发电子邮件投递了2份简历。我一共接到15个面试邀请,面试了13家公司,面试成功2家。我面试的职位当中,有技术服务、培训班教师、培训班班级管理员、宠物医师助理等。除了一家生产Elisa试剂盒的公司以外,面试技术服务的其他公司基本上都让我去做销售。甚至有一家公司的HR和销售经理直截了当的问我:销售要和客户喝酒,你能喝多少酒?白酒能喝多少?啤酒能喝多少?

我在6月14日面试了昆明某连锁动物医院的宠物医师助理的职位。由于我专业对口,又是从后来与他们有合作关系的学校毕业,他们说只要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基本上都录用,定于6月18日到动物医院上班,由他们分配我前往哪所分院。由于我是硕士研究生毕业,因此工资比本科毕业生高出300元,因此试用期工资为壹仟玖佰元(小写:¥1900.00)。转正前进行考核,考核内容包括动物的常规护理、打留置针、注射等很多内容,考核成功后便转正,转正后的工资为每个月贰仟壹佰元(小写:¥2100.00)。工作时间有三种:早班8:00-17:00、晚班12:00-21:00、夜班21:00-09:00,周休一天。

6月16日,我接到通知,让我于17日前往某所分院办理住宿等手续,6月18日上岗。上岗后我发现,新人的工作时间是通班8:00-21:00,无论新老员工每周一必须上通班,每周休息一天之后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必须上通班,且21:00无法准时下班,往往要到半夜甚至后半夜。我没有住进宠物医院为员工安排的如传销一般的宿舍(十几平米住6个人)。因此一般我在晚上10点半左右就跑掉了,以赶上公交末班车。在宠物医院中,我被狗咬一口,被猫挠一次,自费去打狂犬疫苗。然后,我又开始疯狂的投递简历。由于我从第一天上班开始院长就一直不在,并没有严格安排我上班的时间,因此接下来我天天去上晚班,也就是12:00-21:00的班,并在上午的时候休息或者继续面试。

在宠物医院工作的一天晚上,当时大概是晚上8点半左右,我正在宠物医院进行地面消毒,家里给我打电话,要给我介绍对象。对方1992年出生,虚岁28岁,是我姑姑同学的女儿,家在黑龙江,家庭富裕,愿意为买房付首付。我姑姑参加同学聚会时,她的同学提出要姑姑帮忙介绍对象,便首先想起了我这个大龄单身狗。在得到女孩的照片后,我当即否定了,不同意与她相识。我又给身边两个人看了女孩的照片,他们和我一样,都一致认为从照片上判断其年龄在50岁左右,根本不像28岁的人。

6月27日,我面试了一家生物公司。我投递了商务助理的岗位,面试时,面试官让我做技术支持岗,并表示当场录用,问我何时能上班,我说7月1日上班。那天,是我在宠物医院试岗结束,按总部要求前往办理入职的日子。我准备好了全部材料,心想,如果我面试成功,我就不去入职宠物医院了,否则便去办理入职。这家生物公司面试成功后,我问入职需要什么材料,面试官说,他们会短信通知我。

7月1日,我去上班的时候,面试官不在,另一位工作人员称并没有接到我办理入职的通知。她于是打电话问面试官,面试官说我并没有面试通过。我当时将事情的原委向这位工作人员说了,她让我回去等消息。这天上午,我又投递了几份简历,然后去面试了一家非常不靠谱的公司。下午一点半,我又前往公司问这件事,这位工作人员又打电话问了面试官。过了十多分钟,面试官打来电话。她解释了一下,她的大概意思是,他们老板也面试了技术支持,所以岗位满了,我就没有面试上。我将事情的过程说了一下,她说这件事确实没说清楚。又沟通了一段时间之后,她问我去做销售可以不?我说我不太愿意做销售。她问做商务助理可以不?我说可以。她说,那就去办理入职吧。随后她给另一位工作人员打了电话,我便办理了入职。

几个月下来的经历证明,在如今的商业状态下,我入职这家公司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尽管转正后的工资每月只有肆仟元,并且不做销售的话并没有提成,只有按年计算的工龄工资,即入职第二年每个月工资加贰佰元,入职第三年每个月工资再加贰佰元,以此类推,转正后缴纳五险一金。但是,我遇到了一个工作氛围相对轻松,管理比较人性化的公司,也遇到了一个人品非常好的老板。工作中,我终于将自己的特长发挥了出来。

随后,我在公司附近的一个老旧小区租了房,上班只需要步行十多分钟。从四月份出来,到租房的时候付了半年的房租,我一共负债壹万陆仟元,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才能还清。但是,至少在这个经济严重衰退的一年中,我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尽管对于陌生的工作,我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害怕失去这份工作,工作中也曾出现差错,但当我熟悉了一切,并且感受到了工作的氛围以后,我在年底的时候终于放松下来了。

尽管我2017年离开了至少目前是铁饭碗的中专学校,而且在2018年时它和其他三所中专学校合并成为一个大型的职教中心,但我从未后悔。在一个民风彪悍、工资低物价高(除了房价以外,其他物价比省城都高)、某个颜色的少数民族为非作歹、发展极不发达的地级州市,管理着一群包含大量黑社会大哥、吸毒人员、持砍刀和其他管制刀具上学的学生,与一群素质相对低很多的同事共事,我更愿意向往精神上的轻松愉悦。

12月上旬,我购买了腊月二十七的机票。当时,决定请半天假提前走,半夜到达老家的省城。再坐机场大巴到我们那的地级市市区,如果一切顺利,当时应该是后半夜三点左右。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找旅店睡觉还是直接打车回到几十公里外的家。然而,2020年1月13日晚上20:39,昆明航空发短信告知,航班取消。我查询发现,火车票又放出一些票,我于是购买了返乡的火车,于2020年1月21日晚上出发,除夕当日到家。机票已申请退票,且票款已经全价退还。

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1日,我有两个同事结婚。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的酒席,可我却还是单身。这件事急不得,因为关系到后半生的生活,不能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更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

2019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终于从抑郁症的深渊中挣脱出来,同时清醒的认识到了导致我抑郁的几乎全部原因。通过回忆过去自己经历的所有事情,结合祖师大德的著述,我终于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个世间的很多真相,调节自己面对过去、现在、未来的心态,尝试化解往昔三十年来遭受的所有不幸带给我的那些极其恶劣的影响。我将用更全面的视角去记录这个世界,并且进一步观察、了解这个世界,我也将进一步努力让自己的精神层面得到放松和解脱。

走过2019,结合过去经历的所有,我越发明白,人的生活有个本质性的特点,孤独。正所谓《佛说无量寿经》(康僧铠译本)中所说:“独生独死,独去独来”。我也越发明白,说话做事对得起良心是多么重要。尽管当前有太多人为了一时的利益,或者为了很多虚无的东西、变态的思想,违背良心去说话和做事。然而长远看来,他们将在未来的很多地方遭遇因此带来的不幸,比如破财或其他非常不顺利的事情,只是很少有人将这个因果联系起来。因此,我一再告诉自己,宁可眼前看起来似乎“吃亏”或没有占小便宜,但务必要守住做人的底线。

2019,再见。2020,你好。

本文于2019年12月26日发表在Matters,参与“【我们在Matters写字】走过2019”有奖征文活动。本次发表于博客上,做了少量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