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6.12.29再一次重建博客,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周年了。当年抱着让自己能够恢复独立思考、深度思考、深度阅读等能力的目的,我重建了博客。三年来,跌跌撞撞,始终没用忘记自2011年建立独立博客以来的理念,自You写作、独Li写作。

这么多年来,某个地方的网络形势变化的好比腥风血雨,我亲自见证,并将过去维护博客过程中因之而产生的经验教训牢记在心。结合着当下的网络现状,我小心翼翼地在各方面给博客妥善定位。然而,三年来,在某些人的教唆之下,我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不是综合症)又发作了。本该老老实实坚守底线的我,糟蹋了整个博客的三年宝贵青春。

如今,移动网络发展,垃圾信息泛滥,所有的人都被爆炸了的信息流所冲击。人们已越来越被物质化、符号化,并且独立思考、深度思考、语言组织、深度阅读等能力在不断丧失。世风日下之时,博客已经是我们的最后一片净土。在这里,不能为讨好某些读者而违背良知,不能再继续戴着面具伪装自己。必须直面世界,直面生活,直面人生,直面人性,发出自己必须要发出的声音,如实地说出自己必须要说出的话。

三年来,与博客有关的第三方服务换了一个又一个。我用过国内外不同的图床和对象存储,用过国内外不同的域名邮箱、企业邮箱服务,用过国内外不同的权威DNS,给域名做过备(隔开)案又注销了备(河蟹)案,换过不同的主机,注册过国内外很多域名注册商的账号、买过很多个域名,……本不该如此折腾,却始终放不下这颗不安定的心。也因此,我无形中被牵着鼻子走,在不断摸索、不断学习之时,造成了许多很久都不会消失的恶果。

终于,我换域名了。

新的域名,简单粗暴有内涵。.org历史悠久,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见证了许多历史性的时刻,包括正面的发展,和在某些地区负面的发展。除了近几年出现的.blog后缀以外,.org是最符合个人独立博客属性的域名后缀。尽管目前的域名自2002年以来被注册过7次,建立过不同的网站,如西(隔开)藏龙湖实业官网(藏ICP备06000433号)、X国联合创业网等,而且被某狸云抢注并挂牌出售一次,但最终还是过期释放,被我收入囊中。对比自己2014年注册的linhaicaoyuan.org,现在的域名与其意义相同却简短了许多。

三年的不安分,让我接受了许多次当头一棒,我该让自己稳定下来了,并且让自己对自己的博客有最大的控制权。回想过去,要做到这一切必须要吸取太多的经验教训。在更换域名之后,我为这个博客制订了一些规则:

第一,敢于发表个人观点,但不谈论敏感话题。对于他人的意见,认真听取,在不违反做人的道德、良知、原则的基础上进行改进。

第二,不取悦任何读者,坚持我手写我心。语言理性、平和,不与恶人辩是非。

第三,坚持“五不”原则:不备(河蟹)案;域名不迁移到我朝境内需SMRZ的注册商;不使用需SMRZ的平台申请的SSL证书;不使用我朝境内的域名/企业邮箱、图床/对象存储、权威DNS等服务;不使用亚洲诚信的SSL证书,尽管是在Freessl.cn这个不需要填写任何隐私信息的我朝境内平台申请的。

第四,图片单独管理。博客文件有改动时即刻备份,数据库由插件自动备份并发往可靠的邮箱,至少保留超过三个最近的数据备份。

第五,常做博客迁移测试,确保必要的时候能将数据迁移至理想的平台,保证能够功能上无损地在理想的平台之间互相迁移,给博客留好后路。

第六,反对过激的正义、盲目的崇拜和无原则的忠诚。这不仅是维护博客的准则,也是做人的准则。

重新写博客这三年来,我初步达到了重建博客伊始之时的目的,我的思考能力与语言组织能力有一定的恢复。当进行有一定深度的思考时,我的心不会那么浮躁;当我认真回忆往事,并尝试用语言去描写时,我会尝试系统性的语言组织。也因此,我的写作能力也有所恢复。

这三年来,博客伴随我走过人生中最最黑暗的三年,我用博客记录人生、记录人性。我正在人生的黑色河流中行走,在遭受过人生的种种磨难、在因为这些磨难而出现精神状况的问题之后,我大胆地自我剖析,花费巨大的勇气去面对过去,在博客上理性、客观、平和地讲述过去的事情。通过这个过程,我认识到了太多之前没有认识到的问题,从而有能力去认识这个世界的本质,尽力去破除我执,调节不好的脾气和性格,让自己如脱胎换骨一般有所改变。博客,也因此与我的生命融合,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当然,世事无常。如果有一天,因为我个人无法控制的因素,我的博客从网络中消失了,我也不会放弃写作。未来,我要将自己的人生经历继续写在博客上,并将对人生的认识,以及这个认识的形成与思考过程一并写出。

世界的本质,并不是缩小或转移关注的圈子,就可以改变。认识世界是残酷的,很多人都回避这个过程并自我麻痹。然而,我要勇往直前,用博客真实地记录这个世界。

古人云,立德、立功、立言。我虽然不能真正地立德、立功,但等到我完成了这些著述,也许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立言。

独立博客,不仅是形式独立,而且思想也要做到独立。只有这样,才能称为真正的“独立博客”。

在本文的最后,我要提到一首歌:《草泥马之歌》。它生动形象地记录了某地区大局域网上的那些腥风血雨,表达了人们在某些方面的美好愿望:“他们为了卧草不被吃掉打败了河蟹河蟹从此消失草泥马戈壁”。下面送上这首歌曲,尽管网易云音乐上面的不是原唱,但歌词没有做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