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眠治疗史

这篇文章不是严肃的论文,只是说说自己的失眠史,和自己的治疗过程,以及这里面牵扯的一点其他的事情。

(1)

2021年4月23日晚,我一夜没睡。这是我首次一夜没睡的失眠。没有严重噪音,可我每次感觉我快睡着的时候就突然不困了。

5月11日晚上,我又一夜没睡。当晚9点半到10点10分,这40分钟我没有意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睡着了。10点10分我翻个身,然后一夜到天亮。天蒙蒙亮之时,接近早上5点半,后面在7点刚过之时我看了一眼时间,这期间我没有意识,应该睡着了,按时间算睡了不到2小时。

从4月24日到5月11日,这期间每隔两三天便会有一次后半夜才睡着的失眠情况,每次都是后半夜2点睡着,时间非常准时。早上都是5:30或6:30左右睡醒,时间也比较准时。这些天,每天浑身难受,两条腿像灌铅了一样,这不完全符合典型的失眠症状。

(2)

在这么严重的失眠问题之前,我有着持续几年的严重神经衰弱史。

自从2014年4月我被研究生导师送到二导师的实验室开始,我的神经症状就出现了,只是比较轻微。2016年我前往中专学校教书开始,神经症状越发严重。2017年我从中专学校离职后,由于从小到大家庭环境的影响,加上中专学校学生对我的剧烈折磨,导致我受家庭环境影响而形成的恶劣品性彻底激发,我患上了比较严重的抑郁症。从此,我便出现严重的神经症状。表现在: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睡觉之前出现严重耳鸣;做梦像看电影一样,梦醒之后浑身疲惫;半夜经常醒来无法入睡,无论什么时候醒,醒之前都会做很长时间的梦。2019年夏天,我靠自己调节尽可能缓解了抑郁之后,这种极度严重的神经症状还一直伴随着我。

由于这些神经症状,我一度害怕睡觉,但好在我还能睡着。直到2021年4月23日。

(3)

对付失眠,想必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安眠药。

安眠药、褪黑素,以及其他相关的神经类药物,作为激素药、靶向药,可以迅速解决失眠症状。但是,一旦停药,症状不仅还会出现,而且表现可能更佳剧烈。并且,如果长期使用安眠药和其他神经类药物,会严重干扰体内有关激素的分泌和代谢,如果停药,就会导致机体代谢的紊乱,严重者可以引起剧烈的神经症状,进而导致死亡。因为,引起失眠的原因没有解决,只靠对神经进行干扰缓解表象的症状,在停药后必定会复发,就好像一棵树由于缺乏养料出现发黄的树叶,你只是把相应的树叶甚至树枝剪掉,再长出来的树叶和树枝也一定是发黄的,如果给树施加相应的肥料,则不需要修剪就可以让树枝和树叶长成正常的样子。

虽然我是兽医,但对这些医学上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否则就是一个严重不合格的兽医。治病,尤其是神经性疾病,必须杜绝治标不治本的情况。于是,我选择了中医治疗。

(4)

在讲述自己的失眠治疗史之前,我先说一下2018年初冬时发生的一件事。

那时,在家待业的我,右手无名指发生腱鞘炎。考虑到不想通过手术这个损伤性极大的方式去治疗,我前往很多人推荐的一个中医骨科诊所进行中药治疗。我前往这个骨科诊所,医生把药给我拿过来以后,他看看我的手、脸和脖子,说了这样的话:

"你现在是不是睡觉容易做梦,睡不踏实?你的胳膊上一定起了很多小疙瘩,大便不成形,你的舌苔一定发白还在流水一样。你现在是睡觉容易做梦,你以后就是睡不着!你需要调理一下。"

他说的分毫不差,归根结底,他说我是湿气过重、虚热过重、肝火旺盛导致的一系列综合性临床症状。如果不加以调理,以后会更加严重,比如出现睡不着的情况。

可是,当时缺钱的我,并没有选择用中药去调理。这里不得不说一下穷人家出身之人的思维问题。这个问题不只是我身上有,我所认识的穷人家出身的孩子,都有这种情况。

穷人家出身的人,由于各种压力的存在,当他们生病时,不会直接选择去医院治疗,而是各种拖,有时候症状没有了可能觉得是好了,自己也被父母灌输了病症已经痊愈的假象。甚至,怕去医院,以免得知自己患上了其他疾病需要钱治疗。当病情越拖越严重以后,他们才选择借钱去治疗,而此时往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如果你无法理解这种思维,那就说明你不是穷人家出身。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很穷了但是并没有这种思维,那就说明你还是不够穷,你应该去看看那些真的很穷的人家,他们就是这种思维。你可以不承认,但是你不承认不代表这些现象在客观上不存在。

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我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2021年5月11日。

(5)

2021年5月11日上午,恰好我和同事们在公司所在地的一个乡镇级医院准备接种新冠疫苗。医生告诉我,由于我对破伤风抗毒素过敏,为保险起见不允许我接种新冠疫苗。然后,我便前往医院的中医科进行诊断。医生说,引起失眠的原因有很多种,从我的脉象和舌苔判断,我是湿气过重导致的失眠。医生给我开了这个药方:

某乡镇级别医院开具的针对湿气过重引起失眠的对症药方

图1 某乡镇级别医院开具的针对湿气过重引起失眠的对症药方

算上挂号费、诊疗费、西药费(谷维素)和代煎费,一共248元,可服用6天。

作为一个将中兽医知识扔了很多年,现在也没有完全捡起来的不合格兽医,我多多少少还记得一些药物的基本药效。然而,中药材所含成分较多,不同成分有不同的药理作用,这在《中药药理学(第二版)》(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大学教材)进行了比较详细的论述。然而,这本书并没有记录太多的中药材。这个处方中含有的24味药,都没办法在这本书中全部查到它们的具体药理作用。于是,借助《实用中兽医学(第二版)》和网上的资料,我对这个药方进行了基础评价。

这个药方中的药主要有三个作用:燥湿、安神、平肝。可以说是非常对症,药方也比较专业。但是,这个药方还存在一个问题:法半夏、制何首乌有肝毒性,可能会引起少量的肝细胞损伤。因此,我决定去其他地方的中医机构进行诊断。

5月11日晚,一夜没睡。5月12日下午,我隐瞒自己破伤风抗毒素过敏史,前往医院注射新冠疫苗。这里简单说一下,我查询了破伤风抗毒素疫苗的情况,我个人认为新冠疫苗应该不具有破伤风抗毒素的主要成分,可能只是部分佐剂相同,应该不会导致我出现过敏反应。于是,我隐瞒这个过敏史,决定注射新冠疫苗。就在我注射后留观之时,我认识了我们公司其他部门(我们部门与他们部门从事不同的工作,极少有业务上的往来)的一个同事。她说,她之前在我们市医院的中医科进行过治疗,这个医生诊疗技术好,人也挺好,建议我去看看。

5月14日,上午忙完工作以后,不到11点我便从我们乡镇坐车前往市区。这个医院的医生给我做了诊断:虚热重、湿气重、肝火旺盛。这与几年前那个骨科诊所医生的诊断完全一致,也和我们乡镇那个医院的诊断基本一致。医生给我开了这个药方:

市医院中医科给我开具的针对虚热重、湿气重、肝火旺盛引起失眠的对症药方

图2 市医院中医科给我开具的针对虚热重、湿气重、肝火旺盛引起失眠的对症药方

算上挂号费、诊疗费、中成药(乌灵胶囊,可服用4天)费和代煎费,一共189元,可服用5天。

两家医院都提供中药代煎服务,收取少量的服务费。乡镇医院18袋药代煎费15元,市医院15袋药代煎费12元。

(6)

5月12日,下午六点钟时有一个人提醒我:你怕是撞上阿飘了,你需要找人查一下。

我确实觉得身上的症状不完全符合失眠后的反应。如此长时间的失眠,也许有其他邪恶的东西作祟。千里之外的我不了解本地习俗,不认识本地的人,于是给我母亲打电话,让我她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母亲本来想次日去几十公里外找一位懂这些事的人,但是当天我的症状已经很严重。她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是我们村的一位老祝太太在十几年前告诉我母亲的方法:怀疑自己的孩子或家里人撞上了阿飘,就去十字路口烧点纸,说,谁撞上了我家人,谁就过来取钱。此时我老家那边已经不再禁止在村镇公路上用火,于是母亲在村小卖部买了一捆纸去烧了。此时,我正在我们镇上溜达,走一走之后我的腿已经实在走不动,我干脆躺在一片草坪上,然后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宿舍。母亲在电话里和我说了这个情况,我说此时我没有明显的缓解。然后,我睡着了,大概9点5分。

很快,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从我身体中出来一个东西,是一个立体的"王"字,在发光,似乎就像在燃烧。我翻个身,看到一大一小两个铁球在活动,铁球的活动轨迹似乎在说明:小球是从大球体内出来的。我又翻个身,看到在燃烧的立体的"王"字外面套上了一个塑料袋,随后朝远处飞去,眼前重新进入黑暗。然后我醒了。

此时是9点40分。醒来以后我活动了一下双腿,相当轻松,不再有灌铅的感觉,我坐起来以后感觉身上也轻松了很多。我又观察了20分钟,确定身上非常轻松,于是给我母亲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终于确认了确实是邪物作祟。当晚11点半,我再次入睡,直到第二天早上6点20多。

第二天,也就是5月13日,母亲准备去感谢这位老祝太太。结果就在母亲准备出门前,听到了村里响起了乐队声。老祝太太在当天上午十点左右突发心梗,很快便去世了,享年77岁(虚岁)。她的老伴在2018年去世后,她便一个人生活,幸好当时邻居在她家和她聊天,于是立刻翻找她儿女的电话,此事得以尽快处理。

这个阿飘缠着我只是为了钱。而我大姐遇到的两个,则不仅仅是为了钱,可怜我的大姐(详情可阅读我的上一篇博文)。

(7)

接下来,我继续服用乡镇医院开的药。就在6天的药吃完之前,我的耳鸣症状减轻了很多,虽然还会做梦,但是睡醒之前也不会做太多的梦,梦醒之后不再有疲劳感。这说明药物起效了。这部分药吃完后,我便开始吃市医院开的药。市医院开的药特别特别苦,难以下咽,但良药苦口利于病,我不得不忍受,喝完药以后我会立刻吃几片山楂片来缓解一下。

就在邪物从我身上离开以后,持续了20多天的极度不适症状(唯独不影响吃)大幅度缓解,但由于这些天给我造成的身体摧残,我开始出现食欲减退的情况,调节了接近一周才有所缓解。

市医院的药尚未吃完之时,便到了复查之日。由于周末中医科医生不上班,所以我只能周五去复查。

2021年5月20日晚上,我再一次失眠,这次是后半夜两点半睡着,早上六点半睡醒。5月21日,头疼欲炸,上午做完一部分工作后,我前往市医院进行复查,没想到中医出差了。

于是我回到我们乡镇的医院进行复查,医生给我调整了处方。这次,医生没有将处方打印出来,所以我没法看到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药了。

前天,我上网购买了可服用27天的非处方药"乌灵胶囊",花费229元(我用淘金币抵扣了0.16元)。

乌灵胶囊订单(我用淘金币抵扣了0.16元)

图3 乌灵胶囊订单(我用淘金币抵扣了0.16元)

自己作的死,就要自己扛。希望自己能尽快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