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三个月的时间我没有写新的文章,对博客都有了一种生疏的感觉,如果再不克服一下,恐怕会一直拖下去。此时,想说的话很多,思绪万千,却不知从何说起。在极度忙碌、繁杂的工作和生活中,完全没时间能静下来认真捋顺一下心中所想之事。我担心丧失思想的深度、思考的理性,所以,我不能为了更新而更新,我必须让自己静下来,尽量减少情绪对文章质量的影响。

我的大姐

4月下旬,我大舅的亲女儿,我的大姐,病逝于家中,享年50周岁零4个月。从她生病,到去世,我家里人始终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病、怎么得上的病。办葬礼之时,我母亲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电话里一五一十对我讲述。我非常心寒,非常难过,非常痛心。

大姐两年前便已患病,脸色、嘴唇乌黑,呈现出冠心病的症状。去我们这地级市最好的三甲医院,经过各种检查,一直没查出是什么病,当然也不是冠心病。医院建议去省城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

提到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不得不提一下大姐的亲生父亲,我母亲的亲哥哥,我的大舅。

十年前的2011年4月份,大舅患上了莫名其妙的疾病。时间已过去十年,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但事情的大概脉络我依然记得清楚。疾病导致大舅无法正常饮食,腹部肿大,腹腔积液,水和电解质代谢障碍,但还不至于发生DIC等症状。在我们地级市最好的三甲医院住院一段时间,做过各种检查之后,医院说无法确定病因,被勒令出院。于是,大舅的家人带他到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检查。

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期间,大舅连水都喝不下去了,只能靠每天打营养液维持生命。关键问题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查不出病因!大舅妈、大舅的儿子和女儿,以及我的大姨,都开始为大舅准备后事,购买了寿衣,将大舅剃成光头,并做好其他准备,只等大舅去世。消息传到母亲这里,母亲觉得大舅的情况已经不是现代医学可以解释的疾病,便尽自己的力量替大舅找出病因,对症下药。

这个过程非常艰难,而且涉及到太多的秘密。最终,母亲知道大舅家的问题似乎出在了哪,于是询问大舅妈、我大哥,他们家曾经有没有供奉过保家仙之类。大哥说,家里确实供奉过保家仙,但是之前家里着火以后就再也没有供奉过。母亲劝说他们重新供奉,但遭到激烈反对。后面母亲严厉要求大哥,为了他父亲的生命,一定要重新供奉。但是大哥说,这些事就不会找到他姐姐的头上吗?母亲说:"你姐姐早已出嫁,你们家的事情不会找到你姐头上,她婆家的事情才会找到她头上。"十年后的事情证明,确实如此。

经过半天的拉锯战,大舅妈、大哥终于同意重新供奉保家仙。找人用红纸写好各位仙人的名字,摆好供品,就在这边刚刚重新点燃香火之后几分钟,大哥接到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那边我大姐的电话:我大舅的病症突然消失了。之前已经打了两个多月营养液的大舅,很快吃了两碗粥。当晚,大舅已能正常吃饭。医生觉得非常奇怪,一个已经住院两月有余、只有靠营养液才能维持生命、一直查不出病因的重病患者,为何突然就痊愈了。次日,大舅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出院回家。现在,大舅还活着,生于1949年的他,已经虚岁73岁了。

2021年农历新年之前,大姐去给我的姥姥,也就是她的奶奶,烧三周年。从她奶奶去世现在,她第一次出现。我看她脸色不好,大姨夫也问她是什么情况,她只轻描淡写地说,心脏不太好。我当时说,应该看看中医,吃中药,必要的时候靠针灸来治疗慢性心脏病。随后,他们送我回家之时,还在我家坐了一会儿。我妈问我大姐,为何脸色如此不好。我大舅妈说:哎,她有点毛病。然后便转移话题。

此时我和我妈都不知道,她实际上已经病了两年,而且心脏不好的原因一直都查不出来,并且还有其他问题,转院到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以后,根本病因也一直没查出来!他们还在继续隐瞒。

3月末,大姐病重。他们家终于意识到这是医学所解决不了的问题。大姐的儿媳,懂一点仙人之类的事情。她去找她的师父,终于查到了大姐生病的原因(不想公开说,以免被喷),但他们采取了错误的方式,以至于无法挽救大姐的生命。在大姐去世之前,我家依然不知道此事。

大姐病重期间,腹腔积液,胸腔积液,人无法躺下,只能在床上坐着。直到她去世,都是在床上坐着。我大哥给她穿的寿衣,而姐夫此时已经精神失常。两天后火化的时候,姐夫依然在说大姐只是睡着了。大姐,真的是被婆家人惹的麻烦找到了她的头上。

姐夫老家那个方向,我妈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大姐结婚时作为娘家长辈去"送姑娘";第二次,则是给同一个人,自己的晚辈,送葬。

大姐和姐夫一辈子极度清贫,当过工人,开过小吃部,摆摊卖过包子,……各种苦活累活干了大半辈子,没攒下钱,人生中的最后几年是在家里做裁缝,姐夫在外面打工。儿子中专毕业,火电焊专业,学校分配的工作地点在毕业后不久就倒闭了,再也没找到对口的工作,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以后,在市区找了一份韵达快递员的工作,视快件数量,月收入1800-2500元左右。去年结婚,孩子刚出生不久。大姐和大姐夫出来租房住,腾出来的旧房子当作儿子、儿媳的婚房。

我搞不明白,十年前我大舅的悲剧还不能引起他们的重视吗?我大舅、大舅妈、大哥、大姐、姐夫等人难道还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吗?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可是,人已经死去,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现在即便了解了真相又能如何?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给我大姐超度,而再也无法给予其他的帮助了……

返程务工

2月份,我按照公司通知的时间订好了机票。出发前两天前往我们市最好的三甲医院做新冠核酸检测,出发前一天进城取检测结果。拿着检测结果,从县城骑车回家的路上,我接到消息,由于疫情防控政策的突然变动,有省外旅居史的人一律不准返回,否则将失去人身自由。迫于无奈,我改签了机票,造成经济损失500多元。

我家那边做新冠核酸检测,是采集鼻拭子,检测费用81元,其中挂号费1元,检测费80元,【不能】使用医保结算。检测地点是新建的活动板房,流水线服务:进门登记;里面第一个屋缴费,仅限使用现金、支付宝付款码、wx付款码缴费;第二个屋采样,采样后在第二个屋的出口离开;晚22点后在医院自助设备上取结果。

后来,在起身的前一天,我再次进城做核酸检测,并决定在起身当日去医院取检测结果后再赶机场大巴前往机场。当日24点整,我下了飞机,在机场附近又贵又肮脏的酒店住了一夜。由于行程安排出现差错,次日坐客车赶往公司所在地容易出现再次滞留的问题,于是我在成都玩了一整天,再坐车赶往公司。

上班以后便是昏天暗地的忙碌。除了工作、吃饭,就是睡觉。偶尔忙里偷闲会看会儿书。蹲厕所时会刷一会儿B站。直到4月30日下午,才算是休息了一下。

加油,打工人。(无奈的笑笑)

网络群组报备

4月12日,公司接到G(隔开)A(隔开)部门通知:G(隔开)A(隔开)部门按上级文件要求,需要我们将网上所建立的网络群组(包括但不限于wx、QQ、抖音、微博等可以建群的网络社交平台)进行报备。报备方法是填写表格,信息非常详细。

公司接到通知后,解散了很多个群,只保留了必要的几个工作群,并进行了报备。我解散了能解散的群,将两个无法解散的群进行了报备。这两个无法解散的群涉及到重要的工作关系,由我创建和维护,解散这两个群就意味着我会失去我的工作,无奈之下只能报备。我建立的私人群聊则全部解散。

历史上我们公司发生的事情表明,我们在wx、QQ等境内聊天软件上发的每条消息,都是从G(隔开)A的系统里过了一遍的,如果系统检测到了特定的内容,则会人工检查并上门抓人。举个例子,曾经公司有一个人前一天晚上在某聊天软件上提到某个人人皆知的大人物的名字,问了一下他的生日,第二天一早就被精准定位到宿舍位置,被G(隔开)A(隔开)上门抓走。这次要求网络群组报备,只不过是把其中的一部分事情摆到了明面上而已。

原计划将网络群组报备的表格截图发出来,写这篇博文时已经上传了,但考虑再三,我还是删掉了,我怕因发布这个网络群组报备表格的截图而遭遇不测。敬请谅解。

其他一些事情

hexo站点更换域名

我有个hexo程序搭建的站点,托管于github。最初使用netlify的服务进行在线自动编译,后来由于netlify的服务器连接的网络并没有直接对接我朝大陆地区那3个可怜的国际端口导致晚间访问速度缓慢,在博友的推荐下我更换成vercel进行自动编译。vercel线路的速度非常快,晚间访问速度也依然很快。

之前使用的域名,是8位纯数字xyz域名,注册于name.com。使用新用户赠送的5刀优惠券,参与纯数字xyz域名0.99美元/年的活动买了一个生日域名,一次性购买了10年,花了30多元软妹币。

随着年纪的增大,用这个暴露年龄的域名实在不妥。另外,现如今我国大陆地区各大网络平台对身份证号码的所谓"脱敏"只是把8位或4位生日隐藏,如果用生日作为域名,则直接将身份证号码还原了。于是,前两天我买了新的纯数字域名。

我特意又注册了name.com的新账号,发现纯数字xyz域名只能购买1年,新购之后再续费也只能续费1年,那个5美元优惠券进而无法使用了。不过,每年6.45元人民币的价格毕竟很低了,我就不再有占便宜的想法了,直接新买了一个域名,使用支付宝用银联借记卡付了款,挂在了这个博客上。

我还有hugo、jekyll程序建的博客,曾挂在tx云下属的coding,以及GitHub、gitlab等平台,使用的是免费撸或者低价撸的域名。后来,这些域名过期后,这两个博客便处于沉睡状态。

这个hexo程序的博客,是我向身边人炫耀(没错,就是炫耀)用的。上面只有之前拍的图片和转载的文章。有两篇文章插的图用生日域名打了水印,于是借助hexo一个隐藏文章的插件将文章隐藏了。这个hexo博客,同样陪我走过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意义非凡,所以我会一直维护下去。

糟心的旅行

清明节那1天假+清明节前的周末,没安排加班任务,我和两位同事打算去一个景区游玩,散散心。前一天晚上下班后,我们赶往距离景区几十公里的县城。其中一个同事和对象一起住,一个同事去亲戚家住,而我则是自提前订了酒店。

当晚,我发现订的酒店外面是货车专用道,货车平均1分钟1-3辆,声音极大。夜里则是难以入睡。后半夜2点多,我退掉房间,一个人在几乎没人的街道上找旅店。走了几百米以后,看到一个酒店似乎会比较安静,则进去订了一个房间,后半夜四点半才睡着,早上7点睡醒。由于担心身体无法支撑,我决定退票。另外三个人一起去玩,我就不去了。

结果退票出现问题。在网上找到了景区电话,联系景区后,提交购票信息和支付信息截图,景区说查不到我的票。经过极其复杂的过程和长时间等待,我接到外包的开发商的电话,原因是他们的售票系统尚未和景区对接便开始售票了。开发商在后台给我的订单退了,我也很快收到了退款,此时大概11点半左右,已经到达公司宿舍。没吃午饭就开始补觉。

严重的失眠

4月23日晚-4月24日早,我一夜没睡。我怀疑,严重失眠与当晚在外面一个清真拉面馆吃的15元一份的鸡蛋炒刀削面有关。他们家的鸡蛋炒刀削面以前吃过几次,这次吃完胃很难受,夜间便因此难以入睡。4月24日周六,部门团建,外出一整天。由于路上出了一些差错,我和其中三个人回来的比较晚,到宿舍以后,我第一时间洗澡,然后躺在床上。7点50左右就睡着了,8点40醒了。随后很快入睡,10点多被一个电话震醒。11点多继续睡觉,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半,爬起来上班。

接下来几天,我都处于缺乏睡眠的状态。每天晚上大概睡9小时都无法恢复精力。专家说,一夜没睡需要用一周的时间来修复失眠造成的大脑神经的坏死和损伤。4月28日晚,我又失眠了,怀疑是屋子里极度闷热造成。我打开宿舍门,借助窗户和门形成气流来降低屋内温度。由于是24小时不见阳光的宿舍,而且是集体宿舍,有一些不方便之处,夜间还是醒了,一夜只睡4个多小时。这又加剧了身体的不适,持续至今。

平板尾插损坏

我的华为平板尾插坏了。充电需要调整充电线,调整后即便显示正在充电也会长时间充不进电。已经换了两条线了,问题依旧。上网买不到这个尾插,我怀疑尾插和主板是一体的。

这个华为平板的EMUI系统,之前经常在使用软件时卡死。每次卡死,无论使用的什么软件,都是系统弹窗提示"华为移动服务"和其他华为定制软件无响应。而且,广告满天飞,推送广告的都是EMUI系统内置且无法卸载的系统软件,且无法禁用这些软件的通知权限(别杠,你买的高端华为手机不代表华为平板和中低端华为手机)。幸运的是,2020年春天,我尝试十几个root软件之后终于将它root成功,分几次卸载一些定制软件,但还是不免卡死,当我卸载了除华为桌面和华为输入法以外的其他所有定制软件,并使用相同功能的软件代替,就再也没卡顿过。

有一段时间,不想用华为输入法,我准备安装谷歌输入法。安装好以后,每次试图启用谷歌输入法都会崩溃,弹窗提示的错误我从未见过。这个问题困扰我三个星期。三周以后,我突发奇想,借助root权限把华为输入法卸载了,这时发现谷歌输入法能顺利启用了!woc,居然是华为输入法搞的鬼。

就这样,这个平板一直用着。平时几乎只用浏览器上网页和使用文档阅读器看一些文档。去年夏天,尾插开始出现问题,前不久更是无法充电。

我打算买个新的平板电脑,首先我看了小米。之所以选择小米,是因为小米可以解锁刷机,刷成MIUI国际版或欧洲版,或者原生安卓系统,就可以和MIUI国内版的广告说拜拜了。就在我去小米官网查看时才发现,小米已经不做平板电脑了。之前我关注数码产品,只关注手机和电脑了,忽视了平板电脑。

室友建议我买ipad。一位室友去年买了一个iPad pro用来考研,已经考完;另一位室友准备2022考研,于今年3月份买了一个iPad用来看网课,如果晚上他准时下班则在宿舍看网课进行学习。可我预算没那么高,iPad最低价的那款(2349元)都已经超出自己的预算了。

在我纠结的时候,我找了一条新的充电线,发现这条线的插口略宽一些,暂时可以给这台华为平板充电,虽然充电慢了点但是能充。加上自己对平板电脑并不是刚需,我决定暂时不买新的平板了。等以后真的需要时,直接买iPad,一劳永逸。

祝各位博友在这个拆东墙补西墙、实际上只有1天有效假期的"五一"过的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