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没有管理我的博客。博客上发出的《人生前三十年》系列文章,都是几个月之前便已经存储在博客后台的,被我设置了定时发布,时间到了自动发出来了。博客上的留言,我一直没有回复,以至于我都没有去看。当我打开时,发现一些垃圾留言,什么“空包网”,什么“文章不错”,除了默默删掉,我没有心情去做过多的操作。

这是因为,我又遇到了人生的困境,人生的又一道坎,又一个低谷。虚岁32岁的人生,又一次不知道何去何从。回想过去经历的种种事情,我怕了。我害怕再复制过去的不好经历,我害怕再付出巨大的代价。因为,我没有经济上的后盾,我甚至得不到除了母亲以外其他任何亲人的包容和支持。

事情起源于今年3月。受疫情影响,我所在的公司经营困难。原本我的工作是主要负责招投标业务,老板决定把我调到实验室,做项目管理。当时老板说我的主要任务是,督促实验员出实验结果,整理实验报告。这对于我来说并不难,于是我欣然答应。由于实验室距离公司的距离十几公里,交通成本增加,老板承诺给我涨1000元工资。由于我是生物行业出身,我以为改变命运的机会到了,结果我想错了,大错特错。

3月23日,我开始去实验室工作。去了实验室以后才知道,我要做的工作并不局限于这些。细胞实验、蛋白实验、部分动物实验和部分基因相关实验我并不了解。之所以不了解,在于我读硕士期间,导师不让我花他的钱而没有学到这些技术。老板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一个月之内必须能够管理项目。同时,与实验室的总负责人谈话时,我得知,如果要管理项目,必须对各种实验都精通,哪怕实验操作不够熟练,但是,客户的课题能达到什么结果,预期是什么结果,我们要心知肚明并且能够帮助客户分析、整理结果。以至于客户要我们做的每一步,我们都要知道这一步要做什么,他下一步可能做什么。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从未放弃学习,然而海量的信息并不是我几个星期就能够积累的,这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这个过程会消耗远远超过老板规定的时间。实验室的总负责人用了超过五年的时间才做到了这个水平。

去实验室第一周结束时,家里出了事情,我的奶奶在姑姑家去世。接到家里的消息以后,我立刻订机票回家。奶奶的死牵扯出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会在后面撰文叙述。就在我准备返回昆明的前一天,似乎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有了预兆。从家里回来后,我继续在实验室瞎苍蝇乱撞。

4月15日晚上老板找我谈话。老板说,他对我太失望了,因为我还没能独立带项目;并且,他让我整理的各厂商仪器设备目录和公司网站建设也已经不了了之。他再次说让我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来大量查阅文献;本来承诺给我涨工资,他说不涨了,等我值钱了再涨,我现在不值钱;如果我再在短时间内成长不起来,那就拜拜了;你读三年研究生白读,白浪费三年时间;……谈了半个小时,我也把自己的困境说了一下。老板是听不进去的,他一再坚持是我自己不够努力。

我懂得学习的道理。我也知道上班时间学习技术,下班以后查阅文献看有关的知识的重要性。然而,我没办法做的那么完美。第一,我早上七点多就要出门,去往十几公里外的实验室上班,如果实验进行的比较晚,晚上回家可能就要九点多,我还要做饭,做第二天带的饭(由于做实验时间不确定,无法准时吃饭,所以要自己带饭,用微波炉热),我的锅小,无法做到一锅饭吃两顿;第二,在如此拥挤的时间内,我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学习到海量的知识,尽管有周末时间,但是为了保证休息,还要洗衣做饭,我没办法把时间都用于学习。因此,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成长速度却没有那么快。

由于过于折腾,且压力过大,导致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不仅睡眠质量下降,而且胃病发作两次。4月20日,由于胃痛,上午的实验出现了问题,下午请假。4月21日请假一天,并且我在计划离职。

疫情期间离职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大量的公司经营困难甚至倒闭,离职就意味着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找到下家。而我,没有家庭背景,甚至家庭里都无法给我金钱上的支持。目前有针对我的专业的人才引进计划,有些要么不能报考,要么程序繁琐要等到7月份,而且是我从来没去过的四川省的一些地方。可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体,也为了让我在精神上不至于崩溃,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投了新的简历,全都石沉大海……

去这考,去那考,我不怕折腾,但要花掉很多钱。而我目前缺少的就是金钱上面的支撑。回想起2018年回老家,在家吃了睡睡了吃。家里的地被父亲以每亩50元的价格承包了出去,父亲一再催促我出去挣点钱,可是我出去让我干啥呢?做一些谁都能做的工作,嫌我赚钱少;老家那边的事业单位岗位,不花20W休想进;南方这边有些地方尽管好一些,但充满了变数和未知,在我折腾的时候,谁又能给我金钱上的支持,让我有些寻找梦想的动力?……

我怕了,我害怕付出代价,我害怕再重复过去那噩梦般的待业生活。我放弃了2018年文山州农业局的招聘,因为那时候我的抑郁情绪非常严重,即便我通过各种关系进去工作,我也无法正常工作。我放弃了太多,都因为那家庭和成长过程中带给我的痛苦导致的噩梦般的情绪和抑郁疾病。当我终于走出了抑郁,有了一份暂时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却又跌入人生谷底。目前,还没有人能帮助我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我不知道如何养活自己。

虚岁32岁的人生,竟然如此虚弱,如此无力。看不见未来,看不见方向,我似乎又看到自己上山砍柴差点摔下山崖的一幕幕场景,我似乎又看到自己在黑夜之中捆绑那些木头拖着小翻斗车往家走的场景;……我不想再做农民,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埋没在乡村当中,因为我已经为了改变这些而不断读书,如果我再回到那黄土地之中,将意味着我之前的努力通通白费。

今年我还想考博士。考博似乎成为了自己的噩梦。去年、前年的两次惨败,让我非常痛苦。我知道自己差在了哪里,我会尽力去学。尽管年纪大了,记忆力差了,又因为世事纷扰,心乱如麻,心态远不如在学校读书期间那样安静,所以学习效率一度很低。但我并没有放弃,我在努力背单词,看书,哪怕每次只能记住一点点,甚至记不住,我都在努力去学。可我害怕,我害怕失败,我害怕失败后对人生那无尽的迷茫。

我知道自己的业力深重,我在被迫受苦来承受业力带来的结果,来让我消除业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不知道人生的盼头会什么时候出现。在漫漫黑夜中,看不见方向,看不见光明。

所有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的迷茫、我的痛苦、我的挣扎,在我的家人中,只有母亲懂我。2020年,我和坐火车认识的老乡走在了一起,由于疫情影响,我是在回老家奔丧的时候才和她见面,只见了两面,每次见面时间都很短。对于这所有的一切,她懂我,她成了承受我负面情绪的人,对她我心怀愧疚。除了母亲和她,再也没有其他人懂我,甚至都不愿意仔细倾听我遇到的问题,而是一再的埋怨、讽刺。我不求别人都理解我,我只求自己能早日走出困境,让自己生活安稳、快乐一些,而不是过度消耗自己的健康去做一些我做不了的东西,去做看不见未来的工作。

我唯一庆幸的是,我还没有结婚。否则,人生的困境将为家庭带来严重的灾难。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何时?我何时才能遇到人生方向的转变?我何时能独立的顶天立地?目前,我不知道。目前,我只能看到我内心的痛苦、挣扎……

这就是我虚岁32岁的人生,无力,彷徨……

2020年4月25日更新:

我已于2020年4月22日晚申请离职,老板爽快的答应了。将于4月27日办理离职手续。目前已经将工作转接。

在4月15日谈话的时候,老板说的话和我调实验室之前说的都矛盾,比如调实验室之前说,我给公司建的网站后面再说,让我先学习实验室的东西。结果4月15日谈话嫌我给网站放下了,他很不满意。还有之前让我整理的其他材料他也很不满意。我在实验室需要学习的太多太多,怎么可能还要顾及给公司建的网站和那个材料的整理呢?

今天上午我给公司建网站的有关东西都整理在一起了,发给了公司商务。包括:网站后台账号密码、宝塔面板后台地址和账号密码、SSH信息、阿里云和腾讯云账号密码、企业邮箱账号密码。公司商务跟我说:好复杂,等我以后再研究研究。我知道公司里只有我会建网站,但是我离职了,我就不管了。我也不可能给他们培训的,因为我离职了。

目前报名了南方四线和五线城市的几个事业单位,其中准备报考的一个事业单位参加云南省事业单位统一考试。我不会考虑回到东北考事业单位的,前面的博文我也提到过,没有20W休想进去。

我愿意放弃在省会城市和大城市发展的梦想,哪怕让我去一个不熟悉的县城里工作我也愿意。但是有个前提,有些地方我是不会去的,比如某些极其偏远、极其贫困的少数民族地区,如云南某些州市的某些县。但我想的也有点多,因为这些地方招考都不会招非本州市户口的,他们怕你跑掉,以往的数次招考已经证明这一点了。这些县的招考比较宽松,大专及以上就可以,文山州某县的招聘,是乡镇兽医,招聘2人,报考接近50个,我的一个文山州丘北县的朋友考了20多名。这就是现实。

不管怎么说,我会努力争取的。

以后一定会变好的。但我必须熬过这段难过的岁月。

我不求大富大贵,我只求生活安稳。

各位博友的留言让我很受鼓舞,非常感谢各位博友对我的鼓励和支持。由于心情不好,没有心情管理,所以留言暂时先不回复了,我将在后期回复留言,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