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丢手机之人的人物肖像

如何捡到这个手机的2019年8月,二舅在自己家的一片大概2亩的恶劣的土地旁边、靠近公路弯道和山岭的草丛那里割草,捡到了一部手机。二舅见此手机没有碎裂,以为是被故意扔在了路边草丛里,想着能用来换个...

写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公历第30周年

今天是2020年1月14日,距离我出生的1990年1月14日,已经过去了整整30年。俗话说“三十而立”。到了而立之年,我并没有像很多人想象的事业有成、儿女绕膝,而是仍然孤身一人,为了活着而流浪四...

博客重建三周年

自2016.12.29再一次重建博客,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周年了。当年抱着让自己能够恢复独立思考、深度思考、深度阅读等能力的目的,我重建了博客。三年来,跌跌撞撞,始终没用忘记自2011年建立独立博...

令人一再失望的中国电信服务(2019年11月25日更新)

在本博客前面的博文中,我曾经提到过我的电信ifree号码。这是一个老用户与狗不能办理的电信套餐,我在2014年4月购买,使用至今。本文所述的“国内”均不含港澳台,不再另行解释。购买这个手机号码的...

二维码背后的玄机

按上一篇博文中提到的计划,我应该在这篇博文中叙述电信手机号卡带给我的恶劣体验。但是,最近遇到了一件事,涉及到二维码“钓鱼”,我决定先把这件事情写出来,以警示大家,二维码不一定安全,请不要轻信。如...

谈谈博客

从2011年建立博客,中途两次中断、两次重建,到现在,我始终在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就是,我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某些人身上经历的事情,对于那些没有经历过、没有亲眼所见的其他人来说,是不能完全理...

买域名遇到的一些问题

在本博客2019年3月13日发表的博文《域名转移到Porkbun》中,我提到了本博客所使用域名进行转移的经历,以及这些年折腾域名的情况。我留了一个问题,这些年我买域名的经历,遇到过什么问题呢?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