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

人生前三十年(十六)

(1)这是我第一次去省城。不是去玩,而是看病。父亲对省城的交通路线比较熟悉。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在此之前,父亲曾数次前往省城看病。医院的“定点医疗”制度取消后,任何人都可以到任何医院就诊,尽管对...

人生前三十年(十五)

(1)在我小学六年级时,经过几年的治疗,肺病基本上好了,随即出现了心脏疾病。初中我去了外地,没办法继续在夏大夫那里接受治疗,只能花着昂贵的医疗费,去地级市的医院治疗。军训第一天上午,我便因为心脏...

人生前三十年(十四)

(1)小时候我患上的肺部疾病,镇中心医院无法治疗,母亲带我去一位姓夏的中医那里治疗。那时候,当我有一些其他不容易治疗的疾病时,夏大夫也能给我治疗。小时候在姥姥家住的时候,由于火炕烧的太热,把我烙...

人生前三十年(十三)

(1)前面我曾提到,我出生以后不吃奶,有句话可以用来形容这种情况的后果:“三天疯,七天扔”。村里的老梁太太会扎小孩,用针扎过以后,就能恢复正常。邻村也有一个人会扎小孩,同样治疗过多个同样情况的婴...

人生前三十年(十二)

(1)过去,父亲找我二舅要柴火的时候,没有带上过我,也不会对我说。父亲找到姥姥家,提出要一些柴火,姥姥他们生气之余,还是让二舅给我们送一些。二舅用牛车走几十里,给我家送过松针,送过干枝。当年,村...

人生前三十年(十一)

(1)大概在我四五岁左右,有一天晚上,家里吃饭。吃饭的时候,父母因为一些事情开始争吵。吃完饭后,我坐在炕上,看到他们越吵越凶。母亲拿起桌子上吃完饭的碗,一个又一个开始往地上摔。每吵几句,摔一个碗...

人生前三十年(十)

(1)对我的父母来说,他们做对的事,即便我没有做错,也会让我产生一种我做错的愧疚;如果他们做错了,他们也是对的,想方设法让我认为我是错的。长此以往,我没有了是非观念,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外婆的葬礼(十四)

(1)外婆的二女儿,是我的母亲。在前面的文章中我曾提到,从母亲小时候起,外婆就没看上她。“二死鬼,慢慢慢,慢啊”,天天“二死鬼”,早上“二死鬼”,晚上“二死鬼”,上午“二死鬼”,下午“二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