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

人生前三十年(十一)

(1)大概在我四五岁左右,有一天晚上,家里吃饭。吃饭的时候,父母因为一些事情开始争吵。吃完饭后,我坐在炕上,看到他们越吵越凶。母亲拿起桌子上吃完饭的碗,一个又一个开始往地上摔。每吵几句,摔一个碗...

人生前三十年(十)

(1)对我的父母来说,他们做对的事,即便我没有做错,也会让我产生一种我做错的愧疚;如果他们做错了,他们也是对的,想方设法让我认为我是错的。长此以往,我没有了是非观念,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外婆的葬礼(十四)

(1)外婆的二女儿,是我的母亲。在前面的文章中我曾提到,从母亲小时候起,外婆就没看上她。“二死鬼,慢慢慢,慢啊”,天天“二死鬼”,早上“二死鬼”,晚上“二死鬼”,上午“二死鬼”,下午“二死鬼”。...

外婆的葬礼(十三)

(1)外婆的大女儿,我的大姨,比我母亲大6岁。大姨25岁的时候,经人介绍,嫁到几十里以外的一个村子。对于那个年代来说,25岁才结婚已经很晚了。在那个年代,女人找对象看重的不是对方的财产,而是对方...

人生前三十年(九)

(1)我从小到大,我的父亲从没有真正相信过我。无论我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他都会用质疑的口吻和语气,质问我、怀疑我,甚至用反话来刺激我,企图让我“露馅”。有时候他的反话也会让母亲觉得难受,母亲说:...

外婆的葬礼(十二)

(1)二舅17岁那年,在身上起了两个像大钱那么大的斑。这是牛皮癣,在医学专业名词中叫做银屑病。在医学上,牛皮癣的发病原因,直到现在都不清楚,医学家有各种各样的猜测。这其中,有两条和二舅的经历有关...

人生前三十年(八)

(1)母亲控制欲强的性格,加上父亲的懒惰和懦弱,让母亲的脾气日益暴躁,不仅仅针对父亲,还针对我,无论我处于什么年纪。上一篇文章我提到,“人格紊乱和情绪失调的母亲对于一个婴儿的人格塑造简直就是绝症...

人生前三十年(七)

(1)在我出生之前那6年当中的前几年,父亲在我们县第一初级中学当代课老师,一个月的工资是49.5元。由于没有一定的人际关系,因此无法在即,也就是编制。父亲当时在读函授中专,专业是会计,后面又读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