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将从以下三个方面叙述:

(1)这一年关于博客的一些事
(2)我走过的2020
(3)32岁的感想

这一年关于博客的一些事

自2016.12.29重建博客以来,到现在已经四周年了。我在2019.12.29写了《博客重建三周年》,现在回头看这篇文章,我的观点一直没变。随着一些现实的逐渐恶化,我越发坚持这篇文章里的看法。

这一年里,见证一些博客的兴起,和一些博客的倒下。作为有着十余年建站经历、吃过各种亏的人来说,我是不希望一些事情再发生的。最近几年,我曾提醒过很多博主如何避免在一些问题上踩坑,得到的却是嘲讽和辱骂。可当看到他们真的被这些问题困扰然后在博客上吐槽,或者他们的博客因此而倒下,我已经无力说什么。只能说:呵呵。面对越来越恶化的形势,我一直警惕自己,不要被影响,一定不要被影响。仔细观察生活、客观观察社会、认真观察人生,千万千万要保持内心的理性和独立。

博客重建以后,一直挂在汉口(Han Kou,看首字母)的服务器。购买老薛主机的虚拟主机以后,从汉口宽频到汉口电信,再换到汉口安讯。让我最失望的是汉口电信。博客迁移到汉口电信的服务器时,我想,我朝电信做的那么大,我朝那可怜到死的3个国际端口都是我朝电信掌控的,那我朝电信的汉口机房会差吗?但现实却狠狠的给了我无数个巴掌!汉口电信机房的网速很慢、服务器性能很差、宕机频率较高。老薛主机租用的这三家机房,唯独电信机房有这个问题。后来,据老薛主机后台发出的警报,电信机房居然要求老薛主机提交资料(说白了就是SMRZ),已经将我们的数据迁移到其他的服务器,让我们修改解析,并给我们补偿。随后,我的博客迁移到安讯了,访问速度飙升。最终,老薛租用的所有电信服务器都被放弃了。

2021.1.13,我的域名从PDR的代理商老薛主机那里迁移到了Porkbun(支持支付宝付款)。2019年注册.org域名时,老薛主机收费70元,后来涨价到了95,而Porkbun上面.org的价格一直都是10.70刀。我在1月7日申请转移时,付款的卡是中国银联普通借记卡。付款后,云闪付提示我,当日10.70刀折合人民币69.27元。2021.1.10,我把主机又续费了一年。最低配的主机,至今仍完全满足自己的需求。

我用的主机后台是cPanel面板。cPanel会给用户生成他们签发的免费SSL证书(上级注册商Comodo)并自动安装。cPanel的这个功能出现几个月以后,DirectAdmin上线了签发Let’s encrypt证书的功能。Let’s encrypt一直被某毒瘤浏览器加个感叹号,提示它未通过某毒瘤的认证。某毒瘤让一个非赢利性组织按他们自己定的规则提供资料,真是可笑。居然还有人洗地,说"有些人会在一些不道德的网站上使用这个证书,所以不给认证"。颁发证书从来都是只看域名,不看这个网站是干啥的,难道收费证书就不会用在不道德网站上面吗?只要域名是真实有效的,就一律颁发证书,哪那么多屁话?

入职新公司以后,极度的忙碌让我几个月没有更新博客,只是在睡觉之前打开博客看看,积压了很多评论没有回复。前些天由于回复评论频率过快,全天发出的邮件超过了30封,所以smtp功能被老薛暂时关闭了,提交了工单之后给我开启了。以后只要是有时间,哪怕睡觉之前,能回复的评论我就都回一下,不能再积攒了。并且,我发现TX企业邮箱屏蔽了部分邮件服务商的邮件。当我用来发送邮件通知的邮箱收到退信时,都是TX企业邮箱发送的拦截信息,提示"近期用来群发邮件……"。我去年买了个登山包,超耐磨!哪个服务商不群发邮件?真特么的会找理由!

2020年,免费SSL证书申请平台Freessl中文站需要SMRZ了,弃之,无法注销账号并删除数据,恶心。但同一个团队制作的Freessl.org不需要SMRZ。Freessl.org和sslforfree.com申请通配符证书需要付费,毕竟一个平台维护是需要钱的,这个可以理解,好在申请多域名证书是不需要花钱的。

在《Brave New World》+《one nine eight four》有机结合的现实面前,维护博客越来越不容易。且写且珍惜。

我走过的2020

2020年的正月初六,我乘坐火车从老家赶往昆明。前公司计划初十上班,我初六上车初九到。后因为疫情,老板让我到昆明后隔离一周,后来按要求改成了正月十六上班。年前这趟火车的票供不应求,当天的票又加了两节车厢。最终,初六发出的那趟车,洋洋洒洒挂了20节车厢(包含1节行李车、1节发电车、1节餐车、1节列车员休息的车厢、2节硬座车、1节软卧车,其余均为硬卧),整辆车乘客加一起大概不超过200人。火车上盒饭不卖,零食不卖,站台上也啥都不卖,幸亏从家里带了点煮栗子,结果80%的栗子不能吃,把我饿的浑身无力。在我初六离开家的时候,客运车辆全部停运,我从农村坐私人小黑车去了城郊,坐上疫情原因改成1小时1班的公交,去火车站坐过路的火车去省城,再坐长途火车到昆明。在我出发后的第二天,过路火车停运,随后去昆明的长途火车也停运了。

我4月底从这家公司离职。具体的细节,我在《人生困境》《即将看到光明》里提过,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我非常感谢前老板利用职场PUA把我赶出公司。为何呢?我是个重情义的人,留我在公司让我发挥价值,我就不可能考虑跳槽问题。如果他不这样把我赶出公司,我就会死心塌地跟着他干,怎么可能遇到今年改变命运的机会呢?所以,太感谢前老板了,真的是因祸得福。其实,这一切是冥冥之中的事情,早有预兆,只是我一开始没关联到这些事情上。

在这家公司工作10个月,公司只给我缴纳6个月的社保,缴费基数3000元(转正后应发工资4000元);公司只给我缴纳4个月的住房公积金,缴费基数2000元(再次说明:转正后应发工资4000元),缴费比例:5%。我是4月底离职,公司说此时无法封存社保和公积金,需要缴纳5月份的社保和公积金以后才能封存。但根据查询,公司并没有给我缴纳5月份的公积金,只给我缴纳了5月份的社保。截止2020年5月底,公司一共给我缴纳6个月的社保和4个月的住房公积金。在回前公司拿离职证明和劳动合同时,公司的一名商务(兼HR)配合我填写公积金提取申请表,主动向我提供公积金账号,在我赶往公积金中心后才得知,必须封存6个月以后才能取,而且只能本人前往公积金中心线下提取。在公积金封存已经超过6个月后,2021年1月22日这天我上网找了一大圈,差不多找了一个小时,我发现昆明的住房公积金可以在他们的wx公众号申请提取,于是我申请提取了公积金804.11元。曾经在某qq群说公积金的这件事,群里有人公开喷我:“公积金缴纳最低12%,应发工资四千,你告诉我你缴100,你他妈傻逼吗,骗谁呢?”公积金缴费比例,按不同地方的规定,是1%~12%之间。不同的私企给员工缴纳公积金的缴费基数均不同,极少有按应发工资缴纳的,如果你所在的私企是按照正常的应发工资缴纳,那恭喜你,你很幸运,你就是极少数之一。所以喷我的这位仁兄说假话了,有没有遭报应呢?然而社保则无法转移了,具体可见《网上申请转移社保?呵呵》,原谅农民出身的我对这些确实一窍不通。

2020年夏天,我彻底离开省会大城市昆明,去了大山深处的新公司。渐渐有了一些归属感,不再有生活在大城市的烦恼和迷茫。

入职新公司以后,公司HR让我提交之前的养老保险缴费明细以认定工龄。我完全不知道需要提交这些,有同事说:这些肯定要啊,你不知道吗?我确实不知道,没有任何人通过任何方式告诉过我,我也从未在任何地方通过任何方式看到过这个说法。我曾致电工作过的中专学校所在地社保局和前公司所在地昆明某区的社保局,他们都无法打印参保明细,所以即便我花一千多块钱回昆明某区办理,也是无法打印参保明细的,只能打印一份参保证明用于养老保险转移。于是,我在云南掌上12333的app进行截图,并打印出来,但里面只有个人缴纳比例和明细,没有单位缴费比例和明细,进而无法证明单位给我缴纳了养老保险,也就无法认定工龄。自媒体所说社保断缴期间可由个人全额缴纳保持工龄的说法是错误的。尽管之前交了13个月的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永久性无法转移)和6个月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必须线下申请转移),但因为这些客观原因,我的工龄还是被认定为0。

来到新公司后,极度的忙碌让我总是休息不好。之前那持续了四年的折磨让我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新的忙碌让它更严重了。略感欣慰的是,我们的带薪年假长达一个月,并且没事的时候即便午觉睡一下午都没人管我。然而,不忙的时候太少了,这半年我睡过的午觉并不多。我们从来不加班,因为从来不下班。所有的周末和法定节假日我们都是忽略的,且没有“加班费”这一说法。劳动强度比并夕夕低,所以我们这没人猝死。但我们也感觉离猝死不远了。工资依然维持在仅仅是够花的水平,有的应届毕业生直接进来的觉得不满足,想跳槽。有些应届生直接进来在这里工作好几年的,吐槽这吐槽那,或者完全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存在的那些巨坑。我这个经历过各种毒打的人给他们做过科普以后说:知足吧,别想太多。

当然我们需要居安思危,未来仍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变数。回首2020年,崩塌的经济让很多人顿悟,实际上2019年全国经济形势恶化之时就该顿悟的,只不过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过度乐观了,2020年直接当头一棒。2019-2020这两年中,私企倒闭是分分钟的事,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倒闭的公司达46万家;国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没了,比如贵州某县农业农村局下属的国营农场在2020年没了。2020年,云南全省招聘三万多个中小学老师,以解决2018-2020毕业生在疫情期间的就业问题,部分岗位只限制学位和文理科、不限专业。为了腾出这些名额,很多学校辞退了同工不同酬的劳务派遣员工,把名额主动或被动让给这次专项招聘。可惜只招聘2018-2020毕业生,我没有资格报名。

2020年,我当过一次吹哨人。在很多中产阶层眼里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从我这里真真切切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在《不会用支付宝,有没有资格享受医保》中,我记录了事情的大概过程。这件事发生之后过了半年,农村信用社终于可以帮农民们激活他们的"农民医保"(农民医保报销目录和比例与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不同)卡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无法自主选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转换的社保卡的开卡银行,省社保厅指定的开卡银行是省农村信用社(我在新公司所在地开的社保卡,也无法自主选择开卡银行,唯一指定的银行是农业银行,农行网点现场开卡现场激活社保功能)。消息传出去以后,广大农村地区的所有农村信用社营业网点都人满为患,也终于上线了叫号系统,当然农民们完全不知道这个叫号系统怎么用。据我所知,在此之前,有很多农民有过生病的历史却都没有用这个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换成的社保卡报销成功,就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不会用支付宝。我的这张社保卡是一开始没有制卡成功的,我在支付宝申请、两个月后省农村信用社我们县分社开卡并邮寄到我们村委会,我在支付宝激活了这张实体卡的社保功能,银行卡功能是前几天农村信用社营业网点激活的;我母亲的这张实体卡的社保功能是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回家时我用她的身份证、刷她的脸注册支付宝并给她激活的(因为只能用本人的支付宝通过生活号激活实体卡的社保功能,不是电子社保卡),银行卡功能同样是前几天在农村信用社营业网点激活的。

可是更残酷的事情又发生了。每年300多元的农民医保费,只能在支付宝交。又难倒了所有人。我在B站看过一个视频《被骂底层猪、遭群众抛弃、坐公交遭拒:一群"被科技消灭"的人,正在以死亡的方式被淘汰》,说的特别好。全国这样的边缘人口已经超过7亿,他们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也不知如何为自己发出声音,他们正在被淘汰,被淘汰的方式是:等他们死去。过不了多久,我们也终将是以同样的方式被淘汰的人。

32岁的感想

32岁,终于迎来了人生的转折。我已经很努力了,努力的方向并不是错误的,而且我一直从很多方面在争取了,还要我怎样呢?此时才事业起步,这不是仅靠努力就能得来的。在某些人眼里我可能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努力,然而"某些人"面对的是已知,而我面对的是不断试错、不断付出惨痛代价、没有任何后盾的未知。

尽管在32岁之时找到了稳定的工作,有了虽然不高但是稳定的收入,但我的生活还沿袭着成长过程中养成的习惯。不过,我确实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质量了,不能为了节省一些钱再去活遭罪了,但这不意味着我就要花大价钱去享受,只要生活质量有所改善我就知足了。我始终没有忘本,我一直记得:我是社会最最底层农民出身的人!我也要为那些社会最最底层的人发出声音,哪怕微弱,哪怕被中产阶层狂喷,哪怕被中产阶层的唾沫星子淹死!

现如今,我依然无法考虑买房、买车的种种事情,甚至我连驾照都没有,因为我之前从来都攒不下考驾照的钱。工作了半年,省吃俭用攒了点一点点钱,正好够还一部分外债了。再工作大半年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外债了。这只是我欠下的债,而家里欠下的只能由我来还的债,有一些在今生已经无法偿还,只能来世偿还了,但我不想再有来世。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现在的我,头发越来越少,头顶秃的非常明显。32岁的我身体状况也维持在一般的水平。性格上已有很大改善,可写进潜意识里的问题依然存在,无法通过自我控制来调节,让我很难受。我也依然没有完全从原生家庭的阴影中走出来。我只能尽量去调节。

另外,我要继续尝试尽可能更多的放下我执,慢慢地努力去做到不争、不怒、不怨,向死而生。

年龄越大,越发感觉无常离我越来越近。对于我一直尝试改变又无力改变的事情,我越来越需要接受。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更要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的努力无法得到想要的结果。我在尝试不要做完美主义者。

现如今,经常恍惚想起过去的一些生活片段,内心五味杂陈。一切的一切,恍然如梦。而这个梦,还要继续做下去。